桃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桃文化 >> 正文内容

桃花仙子

时间:2016/08/12 阅读:105 作者: 我要打印


很久以前,沂山脚下住着个年轻人,名叫邢好,只有母子二人,靠打柴为生。

有一天,邢好卖柴回家,半路遇见个老妈妈,病倒在路傍,便背回家去,烧汤做饭,救了她。老人临走时剪了一个纸船:“明年今日,这里要发大水。”说着把船交给邢好,又嘱咐说:“到时候,可别随便救人,这是天意。”说完就走了。这老人原来是泰山圣母。

转眼,一年即逝,到了老人离去的日子。早晨万里无云,等到午时三刻,忽听“咔嚓嚓”一声雷响,倾盆大雨就和黄河开了口子一样,不大一会,平地水深一丈,树上挂淤柴。

邢好母子看见水快到门口了,拿出纸船,那船见风就长,见水就变成一条大船,邢好扶娘上船,随水漂荡起来了,船在水中飘呀,飘呀,邢好看见水中有只蜜蜂,伸手捞到船上,接着又捞到一个蚂蚁,一个蜘蛛。突然看见一个人从前面飘来,邢好伸手去救,手被母亲按住了:“儿啊,你忘记老人说不叫随便救人吗?”“娘,哪有见死不救的。”说着救上船来。一会那人苏醒过来,原来是个白面书生。和邢好拜了干兄弟,书生名叫王恩,大仨月为兄,定下山誓海盟,不愿同生,但愿同死。

大水消后,母子三人来到桃山脚下,安了家,山上很多桃树,就靠种桃度日。

这一天,兄弟俩上山修理桃树,忽听呜--刮了一阵妖风,紧接着传来一阵女子呼叫救命声,邢好抬头一看,有一个妖精。他扑过去,举斧就砍,只听“呼”的一声,妖精腾在空中,邢好一看,将斧子朝着妖精扔去,正砍中肩膀,只听“呷”的一声怪叫,随即腾空而去。

这妖精原来是一只九十九个头的乌鸦精,嘴里含的是当今皇上的独生女儿--桃花公主,这天正逢百花生日,公主和娘娘去御花园赏花,妖精见她长的俊,想娶她为媳妇,一阵妖风把她摄走了。

桃花公主,原来是天庭分管桃花的仙子,因思凡投胎来到人间,下生时胸前挂着个鲜红喷香的大桃,因此,皇上封她为桃花公主。皇上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真如掌上明珠一样。这一被妖精偷去,整个皇宫乱成一团,满朝文武象发丧一样,皇上传下一道圣旨,谁要找回公主,就招谁为附马。全国各地都张贴了皇榜。

邢好叫王恩一起去追妖精,王恩害怕不去。只好自己提着板斧,追寻着血迹找到朝阳洞。走到洞口一看,只见黑洞洞不见底,冷风嗖嗖叫人不寒而栗。下又下不去,看也看不见,干着急,最后决定回家叫王恩来帮忙。

王恩见邢好去追妖精,自己溜回了家。第二天进城卖柴,看见了皇榜,馋的直淌口水。心里想,能娶到公主当媳妇,死了也心甘情愿啦。

邢好一见哥哥,就请他帮忙去救人,王恩别有打算,就答应了。兄弟俩来到洞口,王恩一看,头皮直炸,回头想跑,被邢好拉住:“哥别怕,我下去。”于是把抬筐上拴条绳子,邢好坐到筐里,王恩把他放到洞底。洞里黑呼呼地伸手不见五指,只好摸索着向前走,走了很长一段路,拐了几个弯,突然发现一丝光亮,走进跟前一看,见一个女子正在烧水,边续柴禾,边流泪。邢好要救她出洞,那女子说:“不行,妖精这就来,叫我给他烫伤,你想救我,必须如此,如此。”邢好按女子的话躲到暗处,刚躲好,妖精来叫公主烫伤。用鼻子一闻:“嗯?怎么有股生人味呀?”公主说:“奴家是凡人,能没生人味?”妖精信以为真。这时公主轻轻的给妖精烫伤口,越烫越好受,一会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公主抬了抬手,邢好窜上来一斧子把妖头砍了下来,紧接着又冒出个头来,邢好举斧又砍。就这样冒一个砍一个,一气砍掉了九十八个,邢好累的浑身酸软,摔倒在地。妖精的九十九个头冒出来了。“哈哈哈,多管闲事,自己找死”!说着就要吃邢好。

这时,公主急坏了,忙把胸前仙桃摘下,扔给邢好:“邢哥!快吃仙桃。”邢好接桃在手,猛咬一口,只觉浑身是劲,一跃站起,举斧把妖头砍掉,并把妖头扔到百步开外,妖精这才倒地死了。

邢好背公主来到洞口,先把她扶进筐里,摇晃绳子。王恩听到铃响,就往上拉,一看上来一位天仙一样的姑娘,知道就是皇姑,大声喊到:“来妖精了,快逃命啊?”背起公主下了山。去城里揭了皇榜,被皇上宣进宫殿,当场封为附马。

邢好在洞里一等不见吊筐下来,二等也不见下来,急得在洞里转圈。突然,他发现一条小长虫被钉在洞壁上,拔出钉子救了它。小长虫一打滚变成个白衣公子,说:“我是东海龙王的太子,被妖鸟战败,叼进洞来,钉在这里活受罪,多谢救命之恩。”说着二人拜了干兄弟,小白龙说:“兄弟,我背你出去吧!合上眼睛,不叫你睁别睁。”邢好答应着。只听得一声霹雳响,两耳生风,不大功夫,小白龙说:“睁眼吧,到了。”睁眼一看,不由道:“好家伙,这么好的房子,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京城,皇帝住的窝。”“不背我回家,来这里干什么?”“王恩今日成亲,我帮你把公主夺回来。”邢好听后有点二二思思的。小白龙说:“兄弟,别害怕,有我呢。”说着变成一条小虫,钻进了邢好的口袋。

邢好按照小白龙的指点,告了御状,皇帝把他宣进金殿,邢好说公主是他救的,王恩负义。王恩说是他救的,诬告皇亲,冒认公主,俩人争论不休。皇上心想:“他二人出身下贱,都不合我的心意,不如趁机会退掉婚事。”就说:“你二人各说各有理,孤家一时难断。我在金殿设下三关,谁闯过去就招谁为附马,过不去谁也甭想。现在过第一关。”侍卫挑来两桶水,朝地一泼,水流满地,皇上下旨:“你二人谁能把水复收满桶,算胜第一关。”王恩拼命地用手捧水,捧了几下,水被地皮吸干了。邢好想:这分明是皇上有意赖婚,泼出去的水那能收复,干脆不去捧。只听小白龙说:“快请蜘蛛哥哥帮忙。”话音刚落,来了黑鸦鸦的一群蜘蛛,不一会吸满了桶。而王恩连泥带水没盖过桶底来。邢好胜了第一关。

太监抬来两斗小米,两斗细沙,混合在一起搅合了搅合,皇帝说:“半个时辰,谁先把沙和米分开,就算谁胜。”

邢好又作难了,刚才蜘蛛哥哥帮了忙,现在怎么办?又听小白龙说:“请蚂蚁兄弟帮忙”。话音刚落,来了无数只蚂蚁,一个含一粒米,不大功夫,就都分清了。再看王恩还在对着一堆沙和小米发愣呢。邢好算是又闯过了第二关。这时,只听小白龙说:“兄弟第三关我帮不上忙了,就靠你自己啦。”一阵小风过后,邢好一摸布袋,小龙走了,暗暗叫苦。

皇上又说:“王恩、邢好听旨,现在宫女九十九人,加上公主整一百人,都在御帘后面,只把手伸出来,每人手里拿着一枝桃花,谁要认出公主就招谁为附马,当场成亲。”圣旨一下,只见竹帘后面伸出一百只手来。

皇上叫王恩先认,王恩上前接了一枝桃花站在一边等着。轮到邢好了,他看看九十九只手,九十九枝桃花,一模一样,暗暗埋怨小白龙:“龙哥呀,龙哥,你既然要帮我,就帮到底呗,不该半途又走了。正在没办法的时候,突然飞来一只小蜜蜂,嗡嗡嗡,嗡嗡嗡。邢好心里一亮,啊,蜜蜂姐姐。只见蜜蜂围着他转了三遭又飞走了,邢好又作起难来,只好硬着头皮碰运气,上前一看,那只蜜蜂正在一枝桃花上采蜜呢?只见那个拿花的手向他招了三下,邢好二话没说接过了花。

皇上命御士卷起龙帘,公主笑嘻嘻地向邢好走去……。

这时候,皇帝也傻了眼,正不知怎么办好,公主拉着邢好的手走上金殿,拜见皇上要立即成亲。皇上说:“今天天色不早了,明天再议”!公主一看,父王又想反悔,拜到在地,“父王、皇后在上,常言说‘人无信不立’,邢好是孩儿的真正救命恩人,现又过了三关,你要再不答应,女儿当场撞死!”皇上没法,只好下旨当场成亲。

皇上下旨把王恩轰出金殿,因背公主有功饶他一命不死。刚到中天门,被一个大蜘蛛网缠住了,接着飞来一群蜜蜂将他乱蜇一气,又来了一群蚂蚁,你一口,我一口,把他碎户万段了。这正是: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再说邢好夫妻俩,过不惯宫廷生活,就双双回到乡下老家。母亲原以为儿子早死了,现在见不但没死,还领来一个天仙般的儿媳妇,高兴地一个劲地直念佛。从此以后,母子三人过上了桃农生活。刑好把公主赠给他的那枚仙桃核种上,很快就发芽、生根、开花、结果。据说就是现在的肥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