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桃文化 >> 正文内容

桃奴与“弃母泉”

时间:2016/08/12 阅读:97 作者: 我要打印


很久以前,白云山下住着一位李大娘,心地善良,手脚勤快。她四十岁上生了儿子后,丈夫却因劳累过度离开人世。从此母子二人相依为命,靠经营一片桃园过日子。

李大娘老来得子,把孩子视为掌上明珠。她怕孩子受委屈,进门出门总把孩子背在身上,每天背着孩子,还要去挑水,浇灌山坡上那些快要结果的桃树。长年累月,从不间断。

在她辛勤管理下,每年的桃子结得又大又圆,又香又甜,挑到集市上,价钱好,还卖得快。这时,李大娘平常忧郁、淡漠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用卖桃得来的钱,去给儿子买些好吃的好穿的或好玩的,儿子要什么,她就给他买什么,百依百顺。也难怪,这个独生子,就是李大娘的命根子,又没有他爹,还能不依着他吗?

转眼十几年过去了,儿子已经长到十五六岁,还没有挑过一担水。每当孩子拿起扁担去挑水,李大娘总是喊:“唉呀,宝贝,你放下吧,身骨嫩,挑不得。”自己挑起水桶干起来。满桶水挑不动,就挑半桶,再苦再累,没在儿子面前哼过一声。儿子看母亲不让干活,时间长了,只知吃了玩,玩了吃,或到山泉去戏耍。

这山泉却从来没干过,每天从早到晚都有穿红着绿的妇女,来这里挑水、洗衣裳。这对渐渐长大的李大娘的儿子很有吸引力。他经常背着母亲,在泉边不是用石子投掷人家,就是施坏把人家的水弄脏,等人家生了气,他就很得意的跑开。人家要是找上门来:“李大娘你要管管你这个儿子。”李大娘就对人家说好话:“请您原谅吧,孩子小,不懂事。”后来找上门来的人多了,才把孩子叫到跟前说:“我的小祖宗,人大了,不要到处撒野了。”儿子不但不听,反而发展到竟敢在大白天拉拉扯扯调戏人家的大姑娘,小媳妇。李大娘这才真生了气。就又对儿子说:“你也大了,娘也老了,你去浇树吧。”儿子抬脸看看满脸皱纹的母亲,无可奈何地挑起水桶就走了,虽说已是十七八岁的人,却从小没干过活,挑起两桶水如担两座山,压得他腰酸腿麻,肩膀钻心的疼。他怎么吃得这份苦呢?挑了一趟,就坐在树荫下琢磨:一天少挑几趟,有什么关系,树又不会说话。就这样,说是去挑水,实际在泉边和人家胡闹。

李大娘为了稳住儿子的心,想托人家介绍媳妇。谁知人家一打听儿子的行为,没有一个愿意上门。

一天,儿子又在泉边调戏大姑娘,被李大娘瞧见。她把儿子叫到跟前训斥道:“咱祖祖辈辈都是老实庄稼人,你可不要这样不正干呀。”儿子放任惯了,这些话那能搁到心上,就顶撞起来:“我不用你管,我……”李大娘举杖就打,还没落下来,已被儿子顺手夺过去扔了。李大娘看着旱得叶黄枝细,桃子又小又稀的桃树,儿子又这样不争气,气得坐在地上,长吁短叹,只抹眼泪。

儿子好吃懒做,胡作非为,越来越严重,李大娘算是没法了。她呆呆地望着山坡上的桃树,叹着气。这时,儿子在旁边看到母亲站在窗后,以为又是在监视自己,心里骂道:“这老不死的,处处碍我的眼。”一股邪心顿起,趁他母亲不注意,上去双手猛然抱起李大娘的腿从窗口扔了出去。李大娘被摔在地上,顺着山坡一直滑滚到山脚的泉水里,一口气没上来,眼睁睁的断了气。

说也怪,李大娘死后,这个山泉也就很快干涸了。附近的人们不再到这里挑水洗衣。这处遗址,后来就被叫做“弃母泉。”李大娘那些桃树,因缺水,桃子又小又硬。如今桃园里树上结的那些“桃奴”,据说,就是那时传留下来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