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丘明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左丘明文化 >> 正文内容

再谈左丘明里籍与姓氏

时间:2014/08/27 阅读:349 作者:山东省社科院研究员 谢祥皓 我要打印

一、问题的由来

1996年9月,我曾撰《左丘明姓氏、里籍考》一文,并在1997年第三期《孔子研究》发表。

此文的背景是:约96年秋,山东省孔子学会与淄博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曾联合召开了“《春秋》经传学术讨论会”,会上,虽曰“三传”均在讨论范围之内,然议论最集中者,乃在于《左传》,或称《左氏春秋》、《春秋左氏传》。而会议论争的焦点之一,就是左丘明的姓氏、里籍。姓氏,有左、左丘、丘三说;里籍,亦有鲁、楚、卫诸说。——由于笔者对此并无专门研究,故亦无任何“成见”,只是听各家议论而已。依当时的实际情况看,虽然议论颇多,然而并未有谁人掌握了确凿的证据,所以,至会议之终,并没有一个可以让多数人“信服”的结论。

事有凑巧,是年9月,我因编撰《山东省志·孙子志》(内附《吴起志》)的需要,曾赴山东省西南部的曹县、定陶考察,目的在于寻找韩非所称“卫之左氏”的遗址。当时,对该地究竟有没有冠有“左”字的地名心存狐疑。及到该地,不但有来历甚古的“左山寺”,而且在该地还有赫然醒目的“鲁太史左丘明墓地”的标识。及进一步查问,乃得知:还有左丘明父的墓,并有明人于慎行所编《兖州府志》等典籍予以载录。既立足于“淄博会议”的背景,故视左山寺的诸多见闻,几乎都具有“发现”性质。正因为如此,故由左山返济之后,我立即写了关于左丘明姓氏、里籍的文章,基本论点就是:由左丘明父子两代墓推断:左丘明并非鲁人,当是“卫之左氏”人,并由此推定,左丘明姓左,而非“左丘”或“丘”。(参见1997年《孔子研究》第三期)

二、“一石激起千层浪”

拙文在《孔子研究》发表后,很快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约98年初,山东省曹县史志办徐子红同志,及肥城市史志办即陆续寄来了一系列资料与信件,这些材料中所提出的诸多证据,足以动摇我所提出的关于左丘明姓氏与里籍的推断。俗云“抛砖引玉”,果然如此。

这些材料所出示的主要证据是:

(1)左丘明之墓的最早记载,见于《魏书·地形志》,其书於“东平郡富城”下注曰:“有富城、卜城、武强城、左丘明冢。”——魏之“富城”,即今肥城市境。

(2)东汉应劭著《风俗通义》之佚文载:“丘氏,鲁左丘明之后。”——此乃表明左丘明确为丘氏之祖先。

(3)清人俞正燮所撰《左山考》、《左丘明墓考》等,——基本论点在于割断左丘明与“左山”的关系,以明左山无左丘明墓。

(4)孔府档案珍品《左传精舍志》。——此书全面载录了有关左丘明家族的珍贵资料。

上述四项资料,其第1、2项两项,实具有极高的权威性,可谓“铁证”,不容置疑,今人只有信从而不可能有其他选择。

其第3项,即清人俞正燮及宋陈师道《披云楼记》等,确可谓“其说甚辩”。其所着力驳辩者,是“左山”“左城”之命名,认定其“左”字与左丘明父子绝无干系,而是以州郡治所的方位而定,从而否定“左山”有左氏之墓。——其文固“甚辩”矣,然而,即使诸君所辩“完全正确”,它也无法影响韩非所称“左氏”命名的来由。韩非曾两处言及“左氏”之名,其一,《韩子·内储说上·七术》:

卫嗣君之时,有胥靡逃之魏,因为襄王之后治病。卫嗣君闻之,使人请以五十金买之,五反而魏王不予,乃以左氏易之。(旧注:“左氏”,都邑名地。)

群臣左右谏曰:“夫以一都买一胥靡,可乎?”(见中华书局版《韩子浅解》上册第239页)

此明言“左氏”为“一都”,是一个都邑的名称。由于卫嗣君想用“左氏”这个都邑去换回一个服刑的罪犯(“胥靡”),群臣都以为不值得,而卫嗣君则认为即使用“十个左氏”去换也是值得的。

其二,《韩子·外储说右上》:

吴起,卫左氏中人也。(同上书第327页)

此叙吴起的里籍,显然也是当时的地名。

查上述文字所涉,卫嗣君在位时间为公元前335年—前293年;魏襄王在位时间为公元前318年—前296年;吴起生年一般认为公元前440年,卒年为公元前381年。

可见,“左氏”是公元前三、四百年既存的都邑。至于其何以以“左丘”命名,史无明言。地名之“左氏”,与传《春秋》的“左氏”,文字无丝毫之差,我们固然不可武断地认定地名之“左氏”来自于人名的“左氏”;然而,却更不可以武断地认定“左氏”之“人名”与“左氏”之“地名”绝无牵连!何根?何据?更何况“人名”在先、“地名”在后,又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当今历史地理的最高权威谭其骧教授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左氏”地名即不见于春秋,而标示於战国。可见,俞正燮等所论“左山”、“左冈”、“左城”之命名,纵有千条万条“正确的理由”,也无干于韩非子所称地名“左氏”的命名。

那么,北魏之“左城”与战国时期的“左氏”有没有联系?

查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一册,第35—36页,战国韩魏图标示,“左氏”,在今定陶县西部方向,约15—20公里处。临济水(  水)。以此与山东省地图出版社《最新实用山东省地图册》对照,其位置正在该县力本屯乡(即“左山寺”所在之乡)的范围内。谭图所标“左氏”位置,与该书第四册48—49页“北朝魏”“兖州”之“济阴郡(左城)”之位置,完全相同,几无丝毫之差。

依谭其骧所标,如果该地的历史没有中断的话,北魏之“左城”,就是战国之“左氏”,二者的地理方位是重合的。

那么,“左城”“左山”的命名,与固有的“左氏”地名是否有“因果”联系?——未见史籍之明言。然既在同一地面,又同以“左”字命名,其间难道真的没有一点联系?

无史载,有口碑。明于慎行所编《兖州府志》,其“曹县”下“左山”一目文曰:

在县西北五十里,与曹州(时曹县即今曹县,曹州为今菏泽)接境。相传春秋时太史左丘明父所葬也。其下有兴化禅院,创自隋时,寺有宝乘塔,藏定光舍利。宋时奉诏重修,钱明逸有记。其旁为汉恭皇陵。

——此处所写,就是今山东定陶力本屯乡左山寺。其地南一、二里,即今为曹县界,在历史上则多归属曹县,故《兖州府志》载於曹县。于慎行之所以用“相传”二字,显然非史载也,是“口耳相传”也,即民间之“口碑”也,笔者到该地时,亦曾闻此口碑,乡民指称,左丘明父墓,约在左山寺西南数里处。

“相传”究竟有多大的可靠性?——实不敢妄说。然若联系于韩非之“左氏”都邑之名,则其力量将立时大增。何以如此?一则韩非所称“左氏”之地名是后人无可抹杀的既存事实;二则“左氏”二字显系“姓氏”之称,此乃明显地以人名地;三是“左氏”地面所指,与今之定陶左山寺基本重合;四是左丘明父子的业绩、威望又足以使人永远怀念,完全可能有“资格”以人名地,永传於世。——立足于此,所谓“相传”二字何能空穴来风?有了韩非之“左氏”地名的有力支撑,“相传”的口碑实并不弱于俞正燮的“力辩”。——退一步说,即便“左山”之名缘於“左城”,而“左城”之名又缘于谁呢?难道指称同一地面的先秦地名“左氏”就真的绝无干系?究竟如何判断,读者自有裁决。——左丘明之父由楚至鲁,其间落脚于卫之“左氏”,是完全有可能的。若果曾安家於此,死后归葬於是亦理所然也。——这就算是笔者的推想吧。

以上,为第3项资料竟辩说了两千余字。

其第4项,即《左传精舍志》,此确为十分难得的珍贵文献。其一,“左传精舍”存世甚早,所载“宋祥符二年”(公元1009年)之“记”,即称“重修左传精舍”,文中又明言“此即为传《春秋》之处”,故实可视为左丘明生活遗迹的最早物证。其二,修志亦早,明天启二年为公元1622年。其三,其志专记“左传精舍”之事,绝不同于一般的族谱。其四,既存藏於孔府档案,若非准确的精品,恐难以收藏。其五,其间所录,与秦汉古籍所言所称,无不相合,并可贯通平日人们不易理解的若干关系,如《论语》中孔子对左丘明的称赞与《志》中左丘明对孔子的推荐,以及关于左、丘姓氏变迁的诸多问题,都可给人以十分圆满地交代。——据此,我们完全可以说,《左传精舍志》完全是一部可以作为依据的文献。

三、左丘明姓氏、里籍究竟如何判定?

有了《左传精舍志》的相当系统完整的载录,再结合先秦、秦汉史籍的有关叙说,左丘明的身世、出生、姓氏、里籍等等,均可谓已基本明朗。兹依次具列於下:

(1)家世

《左传精舍志·姓谱》载:“左子先世系出姜姓。太公封於营丘,嫡子丁公伋立为诸侯,其支子印遂以丘为姓。”嫡子丁公之后的第四代,献公杀胡公而自立;而支子印之后的第六代娄嘉,参与了杀害胡公的事件,后恐祸及其身,“遂奔楚”。居楚后,“世为楚左史官”。之后又经十二世,即为左史倚相,此即左丘明的祖父。——可知,左丘明是姜太公支子印的后裔,是印公的第二十世孙。

(2)出生

《左传精舍志·姓谱》载:周景王“十有六年,楚公子比弑其君虔于乾溪”,左史倚相之子“避国乱遂适鲁,为鲁太史官,生丘明,世为鲁左史官。”——据此,左丘明之父亦为鲁太史。周景王十六年即公元前529年,其父既为鲁太史官,故左丘明当于公元前529年(或稍后)生於鲁都,是为鲁人。

(3)姓氏

远祖姜太公为姜姓。其先祖开“丘”氏姓者为太公之子印。印之第六世孙娄嘉奔楚后,以“世为楚左史官”,“故自迁楚以来,因以‘左’为姓氏。”其后,左丘明的“后裔十五代孙名起者,工文学,王莽征召不就,恐及于祸,又去左袭丘,隐居陶阳,复以丘为姓氏。”(见《左传精舍志·姓谱》)——可见,左丘明的姓氏,在印公开“丘”姓之后,又经历了“丘——左——丘”的变化过程。娄嘉之前姓“丘”,由娄嘉至丘起之间的二十六世姓“左”,丘起之后“复以丘为姓氏”。而左丘明正处于“丘”姓的二十六世之中,故当姓“左”。先秦、秦汉典籍的大量的“左丘明”、“左氏”、《左氏春秋》、《春秋左氏》、《左氏传》等等命名、称谓,与《精舍志·姓谱》所书完全切合,而肥城市所编《左丘明史料选辑》所辑众多资料,“左子”“左氏”之称更是不胜枚举。《左传精舍志》的编者王惟精在“重修左传精舍”时,与左丘明六十四世孙太学生丘云街之对谈,亦皆盛称“左子”而不及他称。此乃表明,“左氏”“左子”之称,是包括丘氏宗亲在内的所有人士所共同承认的。丘氏裔孙并不因“左子”之称而有所异议。可见,姓“左”是具有唯一性的史实。

(4)里籍

左丘名之远祖,太公,印公,居于齐,自为齐人。丘明之祖,左史倚相,居于楚,则为楚人。若以父、祖之所居之籍,故郑樵有“左氏,楚人也”之说。(见《通志·总序》)以丘明之所生及长期居处,则主要在鲁,故司马迁称“鲁君子左丘明”(《史记·十二诸侯年表》)。丘明又任鲁之史官,故孔安国、班固称“鲁大史”或“鲁太史”。今存《左传精舍志·本传》言:“先贤左丘明,《授经图》曰:鲁人,楚左史倚相之后。”此乃确切之言也。

春秋之鲁,其他颇广,几有今之山东省西部、西南部的半壁江山。丘明居于何处?何地可称左子的更为具体的故乡?《左传精舍志》卷三记载了使人更为信服的证据。姑录数语於下:

按:左子庙食於鲁古肥子国,今之肥城县是也。然肥城为左子桑梓地,其墓亦在焉。……

先贤左子祠在肥城县城内文庙东南,旧名“左传精舍”,相传即左丘明传《春秋》处也。……

先贤左子墓在肥城西南五十里正觉寺之西,墓右都君庄系左子故里。其后裔邱氏族众世居于此。(见肥城市所刊影印件)

以上载述,清晰明朗,左丘明虽任职鲁史,而其食邑及晚年安居之处,就是肥城之都君庄,即今肥城市石横镇之衡鱼村。世事沧桑,时历两千五百余年,在衡鱼村东数里有一棵足有数十米高的古银杏树,相传即为左丘明所植。——这大约也是左丘明终老斯地的一个活的见证罢。

四、几句结语

此文本来不应由我来写。文中新增重要资料,都是肥城市史志办及徐子红同志提供的。我曾一再建议他们撰文发表,但终未成。其中也许存有不同的观点。如子红同志所撰《左丘明研究》,内中就极力排斥“左”姓之说。若果真否定了左丘明之“左”姓,不但明显背离了《史》、《汉》典籍,而且也会使《左传精舍志》无以立足。翻开《左传精舍志》及肥城市所编《左丘明史料选辑》,试问其那一页能离开一个“左”字?

以上所书,故作“越俎代庖”,且为左丘明研究,为肥城市人民,为丘氏宗亲,进一点浅见罢。

左子德业,功昭日月;左传精舍,是其根基。肥城衡鱼,将随左丘明而传遍四海。

2000年8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