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丘明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左丘明文化 >> 正文内容

左丘明故里析  兼议丘氏渊源

时间:2014/07/22 阅读:186 作者:肥城市史志办 刘长水 我要打印


一、左丘明故里应为肥城

关于左丘明故里,史籍均谓之鲁人。《论语注疏》注:左丘明,鲁太史。《史记·十二诸侯年表》称:鲁君子左丘明。《山东通史·先秦卷》载:左丘明,春秋末年鲁国人。然其详细里籍却鲜有记载,且说法不一。有峄县说、汶上说、定陶说和肥城说。其依据,或以封号而立说,或以地名而推论,或以文献文物而作结。本人认为左丘明故里肥城说考据更为有力。其理由是:

1、肥城春秋时期属鲁国

《管子》载:[齐]  长城之阳鲁也,长城之阴齐也。肥城市地理坐标为北纬35°53′~36°19′,东经116°28′~116°59′,正处于齐长城与汶水之间。此时虽有齐鲁汶阳田之争,但肥城终为鲁国之封疆。因此,“左丘明里籍肥城之说”与“左丘明鲁国人”之说不悖。正如《左传精舍志·祠墓志》所云:左子,一曰中都人,“授经图”又曰鲁人。今之肥城县有左子祠墓存焉,其为鲁之封疆盖可知也。而将左丘明故里安在时属卫国的定陶似与史籍不符。

2、左丘明墓在肥城

《魏书·地形志》载:东平郡领县七。无盐、范、须昌、寿张、平陆、富城([注]二汉晋属,有富城、卞城、武强城、左丘明冢)、刚。查谭其骧所编《中国历史地图集》,富城县城约位于北纬36°7′,东经116°34′,其址当今在肥城市王庄镇王庄村一带。左丘明墓址南距富城仅11公里,时当属富城县。唐代富城县一部并入平阴县,今肥城大部直到元至元十二年复置县前均属平阴所辖。所以,唐《元和郡县志·平阴县》又载:左丘明墓在县东南五十五里。古平阴县城约位于北纬36°20′,东经116°25′,左丘明墓约位于北纬36°9′,东经116°33′,正位于平阴县城东南。

《汉书入表考·左丘明》载:左丘明始见《论语》。鲁太史(《论语》孔注);与圣同耻(《谷梁》序疏);受经于仲尼(《左传》序疏);成《左氏春秋》(史·十二侯表);说者以为素臣(《左传·序》);亦曰左丘(《史·太史公自序传》)。葬泰安肥城县西南五十里肥河乡(《一统志》又云,在兖州峄县东北七十里。而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志》云,在平阴县东南五十里)。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封瑕丘伯。徽宗政和元年改封中都伯(《史·礼志》、《统考·四十四》)。

明天启三年肥城知县王惟精等所修《左传精舍志·祠墓志》载:先贤左子墓在肥城西南五十里正觉寺之西,墓右都君庄系左子故里。其后裔丘氏族众世居于此。

清时四部《肥城县志》均对左丘明墓作了详细记述,并收录了宋代以来历代名人凭吊左丘明墓的铭、记、赞、诗等。如金王去非题左丘明墓诗云:寺压古坟坟已摧,坟前古树已调衰。未能迁寺还封树,每到都君(今石横衡鱼)一泪垂。

而今肥城衡鱼一带50岁以上人对左丘明墓更是有口皆碑。当地均称左丘明墓为“东牌坊”,因其墓前有一墓坊而得名。许多人都记得牌坊上书“先儒之墓”等字。后墓与牌坊均毁于“文化大革命”,但其遗志尚存。

有关左丘明墓在定陶之说,宋以前无据,而明清以后的种种说法,清俞正燮、清翰林院庶吉士、曹县知县(今定陶左山一带原属曹县)毛澄,翰林院编修、曹县人徐继孺均据理予以否定。

而左丘明墓在峄县(今属枣庄市)说,本人曾电询枣庄史志办同仁。均言对“峄山有左丘明墓”事闻所未闻,亦无遗迹可寻。

对于左丘明墓汶上说,肥城市党史史志办曾组织人实地考察,但所询之人均以年代久远,荡然无存而搪之。

可见,左丘明墓在肥城无论从史籍,还是从遗迹看证据均较充分。

从左丘明墓在肥城来分析,左丘明久为鲁国史官,死后葬于肥城,落叶归根,其故里在肥城似在情理之中。

3、左丘明祠庙在肥城

宋祥符二年平阴县令范讽《重修左传精舍记》载:祥符元年(公元1008年)冬十月,天子有事於封禅。礼既毕,因幸曲阜,以太牢祀孔子,追封文宣王。凡属先贤后裔,咸加恩宠。追封左子为瑕丘伯,授其四十七代孙丘芳衣巾,以主祀事,褒宠攸隆。二年春,余承命来莅兹邑,知县之东古肥子国地即左子故里,古庙犹存。访其遗迹,知此即为传《春秋》处,故名曰“左传精舍”……观其庙貌渐颓,因为之重新焉,数月告竣,故为论叙如右,而寿之于贞珉。从《记》中可以看出,早在宋初文献即记载左丘明故里为古肥子国(即今肥城,宋时肥城市大都属平阴县);二是千年以前肥城即有左丘名祠,而到1009年“庙貌渐颓”,不得不“为之重新”;三是《左氏春秋》成书于“左传精舍”,是左丘明晚年告老还乡后而作。

明天启二年,肥城县知县王惟精《重修左传精舍记》载:天启元年(公元1621年。1275年(元至元十二年)肥城复置县)春,余来守兹士,得谒先儒左子庙,复致祭于墓下。因访先儒后裔,得太学生云街者,像貌魁梧,举止端方,不愧先贤后裔也。问其家世,言之历历如指诸掌,余甚伟之。二年春,遂捐俸重修先儒祠,与云街共襄厥事。落成之后,云街求余为文以记之……自我国朝以来,崇儒重道,凡属先贤庙无不加修。而左子为文章之宗,驾公、谷而上者不啻十倍,其万代不磨者也,余安可以无言乎?故乐为之记焉。

现衡鱼(古都君庄)丘祠已没,但遗址尚存,村内人皆能指证。

清时,左丘明后裔被敕封世袭奉祀生,并准予在县文庙前建左丘明祠,每年春秋二季随孔子二祭。清康熙十一年版《肥城县志·古迹志》载:左丘明祠在城内文庙南,相传左丘明传春秋精舍,遗址尚存。后左丘明祠曾多次重修,并在乾隆年间修通了衡鱼至县城的大道,以供祭祀之用。

左丘祠在肥城,又均传为左丘明作《春秋》处,左丘明故里在肥城大可没错。

4、肥城是左丘明桑梓地

《左传精舍志·祠庙志》按曰:左子庙食于鲁古肥子国,今之肥城县是也。然肥城为左子桑梓地,其墓亦在焉。妥灵百世,久而不泯。故于庙貌、冢墓各为之图,吊古怀远,曷能已己。后之人入庙过墓,有不思敬而兴衰者乎?

对于左丘明桑梓地在肥城之说,当地有关的记述、传说和实物颇多。现肥城一带丘氏后人皆语,其先祖左丘明告老还乡时曾拉回两车竹简,并带回一颗银杏树和一捆桑苗。是以左丘明墓东“一箭之地”一株两千余年的古银杏树,均传为左丘明所植,称“老寿星”,被视为神树。并有“先有银杏树,后有丘明墓”之说。前衡鱼村有左丘明桑园遗址。村内有一石碾,碾盘经历载磨损凹进十余厘米,当地称其为左丘明碾。左丘明六十九代孙丘涟故居有一石碓,槽深尺余,被丘家视为传家之宝而保存,相传为先祖左丘明所留。

村中有一千年古槐,称“谢唐槐”。相传为丘氏族人为感谢唐贞观21年(公元647年)太宗敕封左丘明为经师从祀礼庙而植。

2000年初,在平阴县发现残碑一通,上镌有“先贤左丘明六十八代孙世袭奉祀生丘行健”等字。与孔府档案馆所存《左传精舍志》之资料完全吻合。

左丘明六十九代孙、世袭奉祀生、州同知邱连始建于明代的故居仍然完好,现仍存有清乾隆五年(公元1740年)孔子七十代孙、袭封衍圣公孔广启所题匾两块,一曰“慈范光前”,一曰“承先卫道”。故居内原藏书数千卷,“文革”中被红卫兵焚烧了二天多。院内古砖、石雕仍可见。

现存的肥城丘氏族谱均称,自迁楚入鲁以来世居于此。

以上各据足可证明,左丘明故里应为肥城。正如清嘉庆八年五月二十日(公元1803年),肥城知县黄珠造送孔府衍圣公转达朝廷的奏章(现存孔府档案馆)所云:左丘明墓在[肥城]城西南伍拾里肥河乡都君庄,又名衡鱼村,与《魏书·地形志》、唐《元和郡县图志》、宋《太平环宇记》诸书所载左墓地名、里数,考古证今,俱为昭合。左史子孙至今世守其墓聚族而居,单姓丘氏。据汉《风俗通》云:丘姓,鲁左丘之后,是其确据。卑县城内学宫前“左传精舍”壹所,即丘明故里为祠。

二、天下丘(邱)氏是一脉

至于丘氏渊源,或许因年代久远,或许因在姓氏上存有疑团,有些丘氏族人或谱牒说法不一,记载多岐。本文愿将相关资料提供给大家,以供参考。

东汉应劭著《风俗通义》之佚载:丘氏,鲁左丘明之后。齐太公封于营丘,支孙以地为氏。世居扶风,汉末,丘俊持节江、淮,属王莽篡位,遂留江左。这恐怕是有关丘氏渊源的最早文字记载。其文将丘氏之先祖、丘氏之起源、丘氏之望族、丘明之后裔名人交待的一清二楚,有凭有据,使人难以置疑,至今亦应当无其他凭据能推翻此说。

唐《元和姓纂》卷五载:丘,齐太公封于营丘,支孙以地为姓,世居扶风。[扶风]汉平帝时丘俊持节安抚江淮,属王莽篡位,后俊遂留江左,居吴兴。[吴兴]丘俊居吴兴乌程。松江太守丘灵鞠生迟,梁永嘉太守。五代孙仲升,唐武临尉。文中除说明丘氏起源,还详列了丘氏历代名人。

宋吴曾《能改斋漫录》云:得吴兴丘迟碑,言迟丘明后。丘迟,《梁书》云其:字希范,吴兴乌程人。父灵鞠有才名,仕齐,官至太中大夫。迟八岁便属文,灵鞠常谓:气骨似我。黄门郎谢超宗、徽士何点并见而异之。及长,州辟从事举秀才,除太学博士,迁大司马行参军。遭父尤去职。服阕,除西中郎参军。累迁殿中郎。以母尤去职。服除后为殿中郎,迁车骑录事参军。高祖平京邑霸府,开引为骠骑主簿,甚被礼遇。时,《劝进梁王》及《殊礼》皆迟文也。高祖践祚,拜散骑侍郎,俄迁中书侍郎。领吴兴邑中正,侍诏文德殿。时,高祖著连珠,诏群臣继作者数十人,迟文最美。天监三年出为永嘉太守。从上文可见丘迟及其父均为鸿儒,系朝廷重臣,其碑文称“丘明之后”,言左丘明为丘氏始祖,其不谬可察。

宋代丘氏名人丘壅曾亲自参与宋《广韵》的重修,该书“十·八·尤·丘”条,注引《风俗通》云:鲁左丘明之后,有河南、吴兴二望。《广韵》所辑,说明东汉之《风俗通》确有左丘明为丘氏祖的记载;二是说明丘氏同意“丘氏,鲁左丘明之后”之说,并列举了其望族所在。

宋章渊《稿简赘笔》云:吴兴丘墓一村之人皆姓丘,有大碑列其族党,称太史丘明之后。

综其上述,浙江吴兴(今湖州)丘氏望族源于左丘明征也。

河南丘氏望族谱云:姜太公佐武王有天下,受封山东[应为齐,今山东含齐鲁两国]。都营丘,国号齐,战国初,周安王时,公元前401年,传至齐康公,田和篡位[齐],康公逃之河南商丘,隐姓埋名,并为纪念其祖先,改以营丘之丘字为己姓,故丘姓自此始。其注曰:(式如注)吾族族谱,皆言:“周成王在位三十六年姜太公之子穆公,镇于营丘。后裔齐康公[疑为姜太公后裔而不是穆公后裔],弃国出营丘,以地名为姓,故丘氏自此始耳。”鄙意应改如前文,其理由如次:

(一)武王有天下后即封姜太公于齐,非侯至周成王三十六年时。故镇营丘的,始于姜太公,非自穆公。

(二)自古窃国者,恐其复国,必杀尽其子孙,即斩草除根意,康公弃国出逃,仍惧田和族尾追,换名改姓求安自保,势所必然。故所说“穆公”非姜太公之子,乃姜太公之裔孙,即吾族之始祖,盖穆公为纪念其祖先国故营丘之丘氏为姓,用意善良也。

其丘氏世系总表(一)云:河南始祖穆公,妣古氏生二子:銶公、锣公。居河南卫辉府封丘县。

此谱所言丘姓之起源与文献所征基本相符,均起源于齐太公封齐镇营丘,以地为姓而纪之。仅在开始始祖上,有不同之说。然其又载:四十六世祖月龙公,字镇儆号道真,又号文公,妣李氏,生子:宏高、宏逵、宏清(一说灵鞠、灵汶、灵济)。四十七世祖宏达[逵]公灵汶,妣刘氏,生三子:连贵、连芳、连云(一说东晋永和间迁四川)。

《南史》载:丘灵鞠,吴兴乌程人也。祖系秘书监。父道真,护军长史。灵鞠少好学,善属文。州辟从事诣领军沈演之。演之曰:身昔为州职,诣领军谢晦,宾主坐处如今日,卿将来复如此也。累迁员外郎……永明二年领骁骑长史卒。著《江左文章录序》、《起太兴讫元熙文集》行于时。子迟,该文对灵鞠、灵鞠父道真、灵鞠子迟祖孙三代交待的明明白白。而文献古迹数言“丘迟鲁左丘明后”,即在1400年前,丘氏祖人丘迟就认定左丘明为始祖。此祖宗之法可随意改乎?

古云:祖宗之法不可违。如此则河南丘氏望族源于左丘明审也。

福建晋江清源丘氏家谱《世系源流考》称:殷之季有吕望者,以功夹辅周室,号尚父,封于齐都营丘,其后支庶食焉……汉有俊公者,官拜膘骑将军,节镇江淮,当新莽篡,而俊遁迹吴兴家焉,别为吴兴之丘。六朝时,迟与灵鞠其后也……后传数世有而英者,当汉末自吴始迁于光州固始,而丘之族始大,丘氏望出河南,其源盖由于此。及三传至滕公……次子伯高晋参军给事中。永嘉之乱时中原板荡,公同衣冠八大姓……入闽……为闽南之开基始祖。

《福建省长河田丘穆公祠碑铭》称:穆公为姜太公三子,太公封齐建国而令

———————

①      [  ]为作者所注。

穆公镇营丘,其族人遂以丘为氏。

福建第三届丘氏通谱会会刊确定:“丘氏出自姜姓,周朝姜太公受封于齐国建都营丘,其三子穆公支庶遂以[丘]为氏。

以上记述皆称丘氏因穆公领镇营丘,其支庶遂以地名“丘”为姓(不是穆公即开丘姓)。同时,认定丘俊、丘灵鞠、丘迟为列祖,并详述了福建丘氏一族从扶风到吴兴,再由吴兴到河南,又由河南至福建的迁徙过程。而古籍所及丘氏渊源者无不言丘俊为左丘明后也,故福建等地丘氏源出左丘明情可察也。

山东省肥城市石横镇衡鱼一带丘氏族谱《姓氏考》曰:古炎帝裔孙伯益为四岳,佐禹平水土有功,赐姓姜,氏曰吕,商末太公吕望佐文武定天下,以攻封营丘,为齐侯,支孙以地为姓曰丘氏。其谱序又云:且族姓何以有谱也,念子孙之繁衍恐昭穆之失。支分流别笔之于书,虽千百载之远,犹可由本以推末,循流而溯源也。谱之所系诚大矣。如丘氏一族原籍在齐,后居于鲁,其列在肥邑者始于明祖。

来源于曲阜文物管理委员会的国家重点文物《左传精舍志》之《宋祥符二年平阴县令范讽重修左传精舍记》载:祥符元年冬十月,天子有事于封禅,礼既毕,因幸曲阜,以太牢祀孔子,追封文宣王。凡属先贤后裔咸加恩宠。追封左子为瑕丘伯,授其四十七代孙丘芳衣巾,以主祀事,褒宠攸隆。二年春,余承命来临莅兹邑,知县之东古肥子国地即左子故里,古庙犹存。

《左传精志·姓谱·世系》所列左丘明先世姜太公至左丘明祖父左史倚相,丘氏一代左丘明至六十九代丘玉洁,历历在目,确确凿凿。

肥城丘氏所供奉的神折子,左丘明位列其首。

古籍有考,皇封可鉴,谱系明载,有物作证,山东肥城一带丘氏源于左丘明信也。

至于有曾氏入赘丘家,因此有“曾丘”一说,以别于其他丘氏。本文认为此说值得商榷。按伦理,按血统,曾氏入赘,所承者应为丘氏之业,所续者应为丘氏子孙,脉属丘氏应在情理之中。曾氏先人宗圣曾参一贯主张“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犯而不较”。其旨流传两千多年而不泯灭,赖后人齐仰共遵也。且丘曾源远流长。左丘明依经作传,亲授弟子曾申,曾申乃曾参之次子,左丘明与曾参都是同时代人,过往当比较亲密。因此,“曾丘”一族,尊左丘明为先祖当亦无不可。

再有“丘”、“邱”之异。本来丘氏均用一“丘”字,只是到了清雍正三年朝廷为避孔子讳,而昭令天下“丘”旁加“邑”而作“邱”。民国初,丘氏族人认为雍正所为不公,呼吁去“邑”复“丘”。丘氏族人闻者纷纷响应,改“邱”为“丘”,而未闻者则仍沿用“邱”字至今。因此,“丘”“邱”虽形异,实则为同宗一族也。

综而言之,史料有征,无论是吴兴之丘,还是河南之丘;无论是左丘明故里之丘,还是福建及其海外之丘,皆为一根所系,一脉所通。正如世界丘氏宗亲总会名誉理事长邱创焕先生所言:

丘邱宗亲,本枝一脉;

代出俊贤,满芳史册;

毋替馨香,绳我祖德;

互助敦睦,绵延世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