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志论坛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史志论坛 >> 正文内容

寻觅陶山

时间:2017/04/14 阅读:0 作者:冯 伟 我要打印

  

  秋高气爽,山静云闲。又一次走进去又复来的陶山。

  我在拙作《陶山之痛》里,将陶山视为造物主遗落的春秋笔架,一个开口向南的“山”字。后又登临,与友戏曰:若凌空而视,陶山形如阿拉伯数字“3”,西看纵卧,北望横躺。那天再去,又忽发奇想,那是一个巨人的鼻子,削去了鼻尖。阳光射到的鼻孔里,总有人喜欢前来寻觅春秋。不知是谁一不小心踩倒了笔架,散落一地妙笔于山间。

  风雨不舍,裹挟我混迹于寻觅者的队伍里。寻觅者众,到底在寻什么?前人远去,都在遥遥地向我招手,但我只踩到他们的脚印。我不止一次地来到陶朱公墓前,向他叩问安邦的大计,治国的方略,生存的智慧,经商的妙策。可他总是沉默不语。来得多了,我似乎得到了一点暗示:所谓的寻觅,答案就在于一个字——“悟”。这位寻者的脚步走南闯北,风雨兼程,水陆兼并,千回百转,终于觅至于此、落脚于此、息影于此,最终成了一名隐者。隐者隐矣,而寻者不已,且后继者的寻觅又多了一项参悟的内容。此后,层层递进,陶山的书页便日渐加厚,寒来暑往,风化成陶山东西二崦前怀里触之即簌簌剥落的页页红岩,疑为寻者当年携带的一叠煎饼尚未吃完。范蠡身后,李斯随秦皇东封泰山,忙里偷闲,匆匆赶来了。“忠以事君,智以保身,千载而下,孰可比伦!”在泰山西麓百里处的陶山,伫立范蠡墓前,李斯仰天长叹。叹归叹,参透了谜底却丢不下红尘中的荣华富贵,李斯终被腰斩。

  陶山清幽,山势峻险,方棱四削,负阴抱阳,林木葱郁,溪流潺潺,自范蠡始,长成一株隐逸的大树,挺拔伟岸。李斯只是匆匆过客,远不及佛家的慧眼。山崖上最负盛名的朝阳洞,还有周围的观音洞、玉皇洞、三仙洞、棒槌洞,以及竹林寺、东幽寺、幽栖寺和墓塔林,等等,星罗棋布,以其栩栩如生的洞窟造像、精妙绝伦的崖壁石刻和弥散在风中的历史神韵,折射出缕缕圣地佛光。而崇尚“天人归一、道法自然”的道家,也毫不犹豫地择此作为一处洞天福地。隋代王通所书“洞灵观”三字,尚存东崦,不失为一张古老的名片。小泰山上栉风沐雨的碧霞宫及其北面山坳里绿树掩映的娲皇庙,还有山脚下丛林中的诸多庙宇宫观,无不阐释着遍地是道的人生哲理。明代张继业辞官为道,隐居陶山,于慎行与之交游并赠诗一首,自成一段佳话。法号淡然子的道人邱建中,亦曾于此创报恩宫、建群仙殿。其实,这样的环境更适宜于读书问道、著书立说。于是,清代“ 陶山居士”唐仲冕在此生活多年,读书于修德书院,并著《岱览》一书,成为研究泰山和陶山文化的重要文献。其“少年徒跣葬母”的故事感人泣下,至今流传于民间。母以子贵,庶出的唐仲冕以其陕西布政使、代理巡抚的地位和政绩,使其母谭氏得到诰赠夫人的恩谥而安祥地沉睡于陶山之阳。其子唐鉴承其衣钵,潜心研究人性理学,有“理学大师”之美誉,后在修德书院原址重建“岱南书院”,留《唐确慎公集》存世。曾以师尊之的曾国藩当年过境肥城夜宿安驾庄时,可曾遥望西北百里处的陶山,一探唐氏父子的这段渊源?东为道教福地,西藏佛教庙宇,中铺儒家睡床,儒释道各居其所又互有渗透,陶山上下左右里外不空,亦不乱。36峰72洞的妖精或遁或藏。

  陶山堪称一部巨著,竖立在面前。唐仲冕爬上了书脊,小泰山雄踞封面,范少伯则隐入封底。陶山书页随时敞着,可凝眸细读,可随便翻翻,即便只是路过,亦可听听它的故事。帝王将相,菩萨神仙,才子佳人,英雄好汉,隐士显贵,百姓黎民,前赴后继,纷纷登场。山人一体,人神共仰。不言传说中的西施,掠过李斯的“秦碑”,权闻赤松子的“汉赞”。一抬头,又见齐长城挡在上面,黄巢义军曾否筑寨并不重要,唐代经幢上刻得明白:“概不扰民。”北宋真宗封禅泰山归途瞻吊范蠡之墓的盛举,尚存于《岱览》。近人赵广湖与郭茂莘、吕登岩的书法与民间工匠的石刻艺术成就倒在其次,关键是承袭了一缕不朽的文脉。民国期间的“实业教育森林”传递的“实业救国”呼声,似犹在耳。黄华洞的战争烟火,燎黑了洞口的巨石,点燃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全身而退的英雄传奇。垛子石,是否自黄山飞来?后面或许还藏着雪芹先生请来的一僧一道。刘鹗肯定也来过,他在《老残游记》里所记的桃花山分明就是陶山,里面的山集应该就是当地传统大集张店。是否还记得申子平雪夜访贤?

  山前张店,茅屋换瓦,炊烟依然。老残举荐的贤者刘仁甫已然去远,月明林下的美人玙姑与雪满山中的高士龙叔或许还在隔壁与申子平夜谈,无暇相见。眼前的主人王德席并不多言,他的话尽入诗行。他那耕耘泥土的双手敲击键盘时,与我们端惯茶杯的双手并无两样,甚至比我们敲得更响、更亮。他的热情,集中在一只大公鸡、两只老母鸡身上。一只吃肉,两只喝汤,可抵得上孟浩然过故人庄?开车的老陈,名月新,每次来都少不了的,导向开道,陪酒陪话,热情如诗,都写在脸上。人家也是一位黄土地里经营煤炭生意的老板呢,手里攥着的可算是“黄与黑”两首不朽的诗章?在静默无语的陶山襟怀里,诞生一位双手沾满泥土、高擎诗集《泥土灯盏》的诗人和一位不谙文墨却不嫌骚客穷酸的老板,足见陶山上空的湛蓝,湛蓝。只是,张店村因压煤影响开矿需要南迁十几里外的楼盘,年底或许就要告别故园。“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上楼以后的王德席和王德席们能否再一次举起“泥土灯盏”?

  而今再来,而今再去。回首一望,陶山正如一位慈祥的母亲,轻舒双臂,将一群儿女揽入怀里。深深感叹岱南书院的风尘沧桑,细细品味东崦脚下的一湾清塘,禁不住再次临观地图,突然发现,陶山地形分布其实呈放射状。以上诸说,实不尽然。好在我以后还会再来,我之后一定亦有人再来,一如我之身前。

  

                         2013年10月13日于泰山西麓“一鹤轩”,19日改定